返回 美图观看
记好收藏好下面永久网址永远找到家!
福利网永久网址:httpS://Www.FuLiWang.Me

杨小青自白16意大利--古城荒淫上下

重要提示:加入VIP,全站没限制。点击加入吧!

杨小青自白(16)意大利--古城荒淫(上)
 
? ? 与丈夫在意大利渡假的行程全都是我细心安排妥的。可是,抵达罗马之后,原订的好几个游览名胜机会,丈夫却不参加。原因是他需要爲生意上的事,守在旅馆里;等候、发送传真、作越洋长途电话交涉;加上他所带的随身电脑,还沒完全「无缐」化,只有接在旅馆的电缆缐上才能操作,所以根本走不开。
??结果呢,除了由罗马往拿波里的那一程,及参观完古城、在苏连多过两夜、再沿「阿麾菲」滨海公路赏景之外,每日参观景点的游览活动,几乎全是我独自随着早接洽好的旅行社派专车、专人导游去的。
??我对夫妻俩一齐渡假、却仍要各走各路,感到很失望、懊恼,更几近沮丧;可我又不愿跟丈夫鬧意见,只有点了头、并且答应∶至少我会盡量享受参观节目,免得白白浪费已付出的大把银子。但丈夫只表示了声歉意、然后附加上一句∶“下回到別处渡假,我一定全程陪你,好吧!?”就忙着盯住电脑、连络事情。
??「噢,┅好吧!┅那┅┅」
??我,怎办呢?┅┅在罗马城里还好,参观景点节目的人多,即使是专车、小团体,也有四、五个住在同一家饭店的观光客结队组成。但是到了拿波里,专车小团体就只有我跟丈夫、和另一对日本夫妻。第一天沒事,但第二天出发前,那日本人就临时变卦,说听不懂英文导游,要改参加德国人的旅行团,其他就不管了。丈夫在房间,连楼都不下来送,当然不知道我的处境;而我沒了主意时,也懒得找他商量,就大胆地、独自一人上了这个只会说意大利文和英语的导游--阿弗瑞多的车子。
??让他一个人,带颌我一个「观光客」,到庞贝古城参观游览去了。
??????怕吗?我问自己。理智上,表面上,我一点儿也不用怕;头天和他在拿波里全日游览相处,就已认识到他是个足以信赖的有爲青年;他事事都照应、安排得妥妥当当,有问必答,使我们毫不费心,快活地享受了观景乐趣。
??可私底下,今天单独跟他到庞贝古城,我倒是微微有点怕,也有点那个┅像心头忖忖不安的感觉。但我怕的,并不是他,而是自已┅┅
??因爲我已经对他有了好感、一种说不出口的好感。
??也因此,我出门之前,就穿了件比较紧身、可显眼凸出下身曲缐、银灰色的长裤;着半透明带浅花的丝质露臂薄衫,使胸罩得以隐约若现;脚 也是灰色的半高跟鞋,以便行走、却不失风度。目的,当然是希望能吸引阿弗瑞多的目光,使他多瞧瞧自己、産生好感。不过我也顾虑到∶如此穿着难免会让人想入非非,或令旁观者认爲有什麽意图;就又罩了件长及臀缘下方、浅灰色的短袖单外套,以免被人窥见自己底下的穿着。
??一切都那麽顺利。丈夫晏寝刚醒、尚未下床,根本就沒看到我是以什麽打扮出门的;而日本夫妻临时变卦、不参加游览,只剩我和阿弗瑞多两人同行。少了旁观者,遮羞外套用不着。我一高兴,连车都还沒上,就将外套给脱了。
?????xxxxx????xxxxxxx????xxxxx
??这天,天气倒是有点阴;加上不是周末,到庞贝古城参观的游客并不很多。只在进门时,遇见两队大巴士载来的德国人旅行团、和三五个小队的结伴游客;而且大伙儿看完了古城中心的广场及大庙之后,就分散开向各方行去。剩下我、和阿弗瑞多两人,依他的建议、逐个参观当年罗马人兴建的官 、豪宅,及几条大街上的商店、酒庄与手工器品 ┅┅
??当然,在两千年前被维苏威火山爆发所烟沒的古城参观,是件极有教育意义的事。深埋于地下、千年的古文明,像冻结的纪录般,重见天日、活生生地重新呈在现代人眼前;令人忍不住惊叹之馀,更觉岁月悠悠无境、思古而感今的历史情怀。这,才是足 人去楼空、荒芜的古城土地、手抚斑裂剥落的砖石残垣之际,我内心真正感动的原因吧!?
??阴天灰色的云层笼布,却未降雨;遥望远方,维苏威火山自乌云盘绕中挺立。而近观废墟的古城各处,草木附墙、或破石而生,更加添了无比的诗情画意。转过大街、进入小巷,偶见三两游客,漫步佯倘于美极的历史翡页里,此情此景,令我有如似幻犹真,如梦般的感觉。
?????xxxxx????xxxxxxx????xxxxx
??阿弗瑞多走在前面,我快步跟着;忽东忽西的,才转了两三下,就四顾不见一人;古老的巷道和褐黄的屋宇间,盡是空荡荡的、沈静与死寂。只有他瘦长的身影在眼前,彷佛是我唯一瞧得到、抓得住的有生命体。一种怪异的预感,直透心中,令我莫名焦急、却无比兴奋,觉得整个身子有点趐麻趐麻的。
??「噢!┅阿┅阿弗瑞多,请走慢点,好吗?┅我跟不上你┅┅」我唤他。
??「喔,对不起、对不起!┅张太太,我等你。」他调回头,转身应道。
??停步在一扇上了铁锁、灰黑而古老的木板门前,阿弗瑞多从一串钥匙中挑出一把、将门打了开,对我招手、示意我进去。禁不住好奇、也有点犹豫,我一面问他里面是什麽?有什麽可看的?一面提脚跨过石门嵌。而他扶着门、注视我的步子、确定安全后,就朝我笑着、轻轻说∶「进来吧!这儿是古城中最神秘、也最不爲人知的一间┅┅」
??「一间什麽?┅┅」我又问的时候,双脚已 上千百年来、被人踩得微凹的、一块块石板地面,站在一幢也是灰褐色平房前、并不很起眼的的露天院子里。我不明白这间屋子有何特殊?特殊到门外要上锁?却又最不爲人所知?┅┅
??但是心中疑问的同时,也发现自己好像感应出阿弗瑞多爲什麽要领我到这个空无一人的地方。
??「哦!┅是间比较不有名的小街里的公厕、澡堂,和妓院,因爲里面的壁画最精致、可又最脆弱,容易被破坏,所以公园一般都不让人参观,除非是大人物,或来这儿作研究的教授┅┅才特別打开给看的┅┅」
??阿弗瑞多一口气说出似乎极重要的原因,而且讲得很骄傲,就像他有把可以开这扇门的钥匙,是十分荣耀的事。┅┅但说话同时,他脸上的表情却显得有点怪∶微微的谄媚中带着一丝暧昧。令我立刻连想起∶虽然我是顾客、他是旅行社雇来服务的晌导,是种生意上的关系;但此刻,在这空无一人的地方、我们孤男寡女的单独相处,难免仍┅很不妥、甚至非常不妥呀!
??尤其,千年古城里的浴厕、妓院,不是藏盡污秽、也是古人脱光衣裳、洗涤污垢的地方吗!┅┅加上我突然记起导游书上讲的∶古城中,有很多有名的壁画,并以某些不爲人知的男女奸淫图像最爲特殊。它描绘罗马人各式各样的性行爲、显示出当年社会荒淫,和人民堕落的景象。更令人叹爲观止的,是这些壁画,无一不是名副其实的「春宫」图,将淫行中的男女身体器官、及形形色色的交媾姿势,都毫无保留的画了出来!
??而我当年(记不得是多少年前?)与丈夫、孩子同来此地时,跟一批旅行团的老老少少,下了巴士、煳里煳涂随着导游在古城匆匆逛一圈,就上路赶下一个景点。连古城里有什麽、我们又看了些什麽?都搞不清,更別说记得它还有闻名天下壁画了。┅┅对呀,想起来了!原来当年孩子们小,不宜看「供成人观赏」的图像;难怪古城的导览不提,连旅行团、或导游行程也省略掉这项节目、免得麻烦。
??想到这儿,我顿时兴奋起来;对呀!多年后、旧地重游的我,早已心智成熟,不再是个 憧无知的母亲,或只晓得丈夫和孩子的人妻,而是不断追寻、探究人生,主动吸取新智识、体会新经验的现代妇女了!那麽,如此难得、可以亲眼目睹举世闻名古艺术的机会,岂能坐失、错过呢?!
??我立刻伸出手,向阿弗瑞多示意、由他肩上取照相机来,从院子里朝浴厕间的入口、及门 边各摄下一张照,然后朝外 大门口盼了一眼,确定它还是开着,才兴致高昂地对他裂嘴笑道∶「这机会┅好难得喔!」
??「是呀!我就知道张太太┅对这个一定会有兴趣的。要不要就进去看?」
??「还不,我想┅请你帮忙拍张┅我站在门口的照,好吗?」
??「OK,Noproblem!」阿弗瑞多接下相机,我跑过去、背倚着门边,侧头朝镜头一笑。“卡嚓”一声,就照好了。
??「夫人很漂亮!」他走近递还相机给我时,笑着说。
??「Thankyou!」我由衷谢他,觉得满开心的,问∶「要进去了吗?」
??阿弗瑞多点点头,掏出张小卡片、插在木板门的缝隙里;然后推阖、将外门关了上,一边扣住门栓、一边解释道∶「┅这样,间杂人等才不会进来。」
??我站在那儿,突然心砰砰跳。浮在脑中第一个念头,是阿弗瑞多如果要利用机会、对我怎麽样的话,我该怎办?但还沒想下去,就见他带着微笑、继续说∶「卡片上写的是.“重要研究进行中”.是官方执照,巡逻警察都认得出。」
??「哦~!┅」我听了才稍放下心,觉得自己未免太过虑了!阿弗瑞多既然是名旅行社派出的导游,专业知识不在话下、人也相当诚恳有礼,绝不可能是那种人!否则我怎敢信任他、让他开车只载我一个人四处参观呢?!
??随阿弗瑞多 进第一间昏暗无灯的厅堂,就发现绘在四 上、看似模煳不清的幢幢人影。满怀惊叹、正要看个仔细,阿弗瑞多已掏出一把强力手电筒、扭亮环厅照射一圈;说∶「这是它门厅、和休息室┅┅」
??「啊,可不可以慢一点?┅我想拍照。」说着举起相机、想对正一面壁画。
??阿弗瑞多用电筒光停在一幅罗马男人退了衫、半裸的画像上,我一按快门、闪了光,拍摄下来;嘴上说∶「还有呢?!┅┅」
??「好多更精彩的、都在里面这间┅┅来吧,张太太。」
??「左边这间是厕所,连到浴室┅┅」他电筒光左右一晃、指着说。
??「啊!┅太精彩了!┅┅」我不禁叹出口来。
?????xxxxx????xxxxxxx????xxxxx
??原来整个厕所和浴室 上,都画满了罗马人的「春宫」图!光着身子全裸的、穿了白袍半裸的,从事接吻、拥抱、爱抚,性交、口交的画面,一一陈在眼前,令我目不暇给、跟着电筒光茫环视一对对男女的身体和动作。
??阿弗瑞多停下来、解释各种性交姿势、两男肛交、及多人群交的画面时,我已惊讶得目瞠口呆、说不出话。因爲壁画上除了男女的身体丰腴饱满、充满诱惑之外,交媾中的性器官也全都毫无保留。尤其男人的肉棒个个又粗又长、而女人脸上的痴醉表情也栩栩如生┅┅
??「天哪!这┅这简直就是几千年来的┅男女性交大全嘛!」我咽下口水说。
??「对,所以人都说这些壁画,不仅供当年人娱乐,还更具教导功能呢。来,张太太,你瞧这幅,就知道不仅同性恋┅肛交,异性之间┅也可以作哩!」
??阿弗瑞多电筒指着一幅男女肛交图解说。暗中我虽看不见他的脸,却听得出声音有点沙哑。而我心注观赏壁画,也沒注意他人在那儿,只想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的肛交图拍摄下来。
??正举起照相机、不知如何瞄准,突然感觉手肘被一只热烘烘的手掌托了住;继之,抚到臂膀上,像扶着它对正肛交图似的。
??相机“啪”的闪光、和快门的“卡擦”声同时亮起;我也惊得一颤。才发现阿弗瑞多已立在我身后,一手轻抚我臂膀不说、另只手掌竟早已搭在我的腰际、被紧身裤包住臀侧的凸出上了!
??被他突发举止吓得心髒几乎跳出口腔,我第一个反应是颤扭腰肢、想摆脱。但阿弗瑞多的手居然不移走,相反的,它稳稳持住我腰环凹陷部位,还轻轻使力下压;同时在我耳畔叮嘱道∶「张太太┅请小心,別跌倒了!」
??「噢~!┅」我轻叹出声;心想∶“原来他┅是爲了我安全才扶我的嘛!”
??但我┅一个东方女人,单独和他,一个西洋男子、罗马人的后裔,在这远古千年、绘满春宫壁画的浴厕间里,竟有了肌肤接触!┅┅
??刹那间,我脑海中出现一头棕色卷发的他;两眼深 、鼻梁高挺、长得简直跟古罗马的男人一模一样!记得两天前我第一眼见到他,立刻就被他英俊的外型震慑心灵,感觉唿吸急促、心跳砰砰;甚至当晚上床、临睡觉时,还希望自己能在梦中与他相遇!
??而此刻,在空无一人、废墟古城的浴厕间里,我们竟有了肌肤接触!
??那,如果我稍稍表现对阿弗瑞多的「好感」,他会感觉得到、会对我采取更进一步的举动吗?
??“不~!┅我怎麽能想到那种地方呢!?┅”心中立刻响起另一个声音说。如果他根本沒意思,而我却一厢情愿,那他岂不要认爲我是个在外旅游时、罔顾廉耻、专门勾引男人的荡妇吗!?
??短短几秒锺里,我脑中已天人交战一场,才及时厄止住自己的妄念。挺胸、深吸了口气、将内心焦虑按下,由发干的喉中迸出∶「谢谢你,我会小心的┅」
??然后盡力站稳些,接着问∶「阿┅阿弗瑞多,那┅壁画还有吗?┅」
??阿弗瑞多触过、又离开我腰际的手,使我顿感一丝空虚。但还好,他在身后,依然和蔼地应道∶「有,最精致、也最精彩的,就在后边那间┅妓院。来吧!张太太,让我扶着你走┅┅」
??我好自然的把手交给他。就是嘛!这里乌漆吗黑的,石头地又不平,让熟悉的人牵手走,当然放心多啦!可是手心里却沁出了汗水,感觉小肚子也莫名其妙酸酸、涨涨的。
??原来,我从电筒光的晃动中,瞧见阿弗瑞多领我走过的,是一个个圆圆坑洞的大理石便器、一排尿槽,及沖涤过两千年前、人们排泄物的长渠!马桶、尿槽的盡头、 形屋顶錾开三个透天光的小方孔下,隐约可见一座相当大、襄嵌无数磁砖的大理石洗盆,立在绘满了入浴男女的壁画前。整个印象令我十分震憾,竟微微産生出尿意,身体本能夹紧臀瓣,才忍住它。
??阿弗瑞多电筒指向壁画旁左右的门说∶「妓院┅就在前面两侧的门后。」
??「啊,等等!我再拍张这个洗盆、跟厕所,好吗?」我抽出被握的手说。
??阿弗瑞多电筒指在洗盆上,让我摄下嵌磁砖的图案。我将手伸进洗盆中央、要触摸它时,发现拱顶方孔的开口有雨水坠下,滴落盆中、打湿了凹陷的石面。彷佛摸到盛满千年之久的水,心中正感慨万千时,突然觉得自已压在洗盆边缘的小肚子里一阵强烈酸麻、像被挤出几滴尿水似的。
??「噢~!┅」口里抑不住叹息,已被阿弗瑞多轻轻执住手臂扶起、转过身。
??「沒事吧?!」他很关切地问。
??「沒┅事,谢谢!」点头时,我用力夹紧屁股肉瓣;沒料到臀沟竟把身穿的紧身长裤屁股中央夹成一条缝。怕被瞧见那不雅的样子,我立即把手抹到臀后、企图扯扯紧身裤、使夹缝消失。
??「因爲雨水多少会洒进来,这儿总是比较潮湿一点,张太太┅┅」
??伸在臀部的手尚未移开,正要说∶“我会小心!”脚踝却一歪、几乎跌倒。「啊┅不!┅」一声还沒叫完,上半身就跌进阿弗瑞多的臂弯、被他扶住腰肢!
??“天哪!┅天哪!”心跳出口腔似的狂喊不止,身子已在阿弗瑞多的环抱中颤抖。因爲他双手由我的腰、滑到臀上、捧在屁股底下;而我受不了那种触摸,禁不住又溢出几滴尿液!!
??「噢~!┅呵!┅┅」大声叹出时,屁股也开始扭动。
??被他抱住,我面朝马桶、尿槽的方向;茫然中,似乎瞧见昏暗的整个厕所里,全都是半裸的男男女女,坐着、站着、或蹲着如厕;听见他们发出的声音、更彷佛闻到扑鼻的气味!!
??“不,我不能!┅绝不能扭屁股!”心这麽想,臀部却仍然切盼着被抚摸。
??「对了,张太太,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领你上厕所,它离这儿不远┅┅」
??「啊,还不要,我┅可以忍┅」像说给自己听、来忍住屁股扭动似的。
??可是捧住我屁股的手,却要命的不肯抚摸!?难道要我┅要我的尿┅全洒在裤子里吗!?我紧攀住阿弗瑞多的肩,嘶声吸了口气说∶「谢谢你┅扶住我!」
??接着,我请求般呓道∶「我们┅我们这就去┅┅妓院吧!」
????阿弗瑞多的手由我臀上离开、只扶住我的腰向前行。但我两腿间早已盡湿、无法举步,几乎是得让他抱着,才蹒跚走进妓院的。
杨小青自白(16)意大利--古城荒淫(下)
 
? ? 妓院 上,果真如阿弗瑞多所言,全都绘满了古城里最精致、精彩的壁画。但此刻,即使我想仔细观赏研究,也力不从心了;因爲随着电筒光茫映入眼廉、最使我触目惊心的,并非春宫壁画,而是排列在墙后面的,四个妓院房间!
??阿弗瑞多扶我走向第一个门洞时,我已唿吸急促、心髒勐跳得快受不了了!尤其,两人的身体接近,我每走一步挪动的臀部,被他身体在后、阵阵巾撞,我可以清楚感觉到,他那只又硬又大的棍状物。我简直是举步维艰、几度停下步来,接受它压在紧身长裤、两片臀瓣的中央!
??阿弗瑞多将我连拥带抱扶进窄小的淫房,电筒光扫在当年罗马人嫖妓的榻上,声音里带着沙哑说∶「这就是┅他们寻乐的床!┅将军、战士、贵族、和富商们享用女人的床┅┅」
??我立在榻前,说不出话。因爲只要我一开口,必定会忍不住喊出心里的话∶“那你,也想在床上┅享用我吗?”我只能半弯下身,装着仔细看这张「床」,却把臀部向后微耸、往阿弗瑞多勃起的东西上拱过去。
??阿弗瑞多把电筒搁在榻上、两手环绕到我胸前,隔着薄衫抚摸我两只怎麽也长不大的乳房。他在我颈子边喷出热烫而急促的鼻息,令我颤抖不止。
??「啊!┅不!┅┅嘶~~」我本能地反应出声。
??连连轻唤∶「啊、不可以!┅不可以!」可是他都不肯停。
??「请┅请你┅別让我┅做┅┅我不该做的┅事啊!┅」我几乎哀求他了。
??可是,我紧夹的两腿间,整个胯下都已经湿透;被阿弗瑞多手掌揉捏乳房、和手指隔着胸罩拈弄奶头的挑逗,搞得早就无法自持了!但他一面把玩、一面在我耳畔轻声道∶
??「张太太什麽也不用做,就由我┅让你体验一下罗马人的生活吧!」
??「啊~~!┅」我手肘伏到榻上,两臂触着不知多少年前的木板;整个低下的脸被垂落的头发掩住,什麽也看不见;可是男人的手、和顶住我臀沟的硬棒,却清晰映入脑海、主宰了身躯,使我不由自主翘高屁股、扭动起来┅┅
??“Oh!┅Takeoffmypantsand┅fuckme!┅Please!┅”心中喊着∶“啊!请┅脱了我的裤子、干我吧!”像对天下男人那麽喊叫,只是沒叫出口。
??翘高的臀也摇得更带劲儿了。
??「你┅动得好美、真诱人!」夸贊而沒叫我张太太,是我心中的罗马男人。
??「嗯~~!┅」我急促轻哼出娇声、引诱心中的罗马男人。
??「圆圆的屁股摸起来,很舒服哩!」隔了裤子的一双大手,热烘烘的。
??「哦!┅┅哦~~!!」脑中出现罗马妓女丰腴的肥臀被人揉捏。
??有如自己在两千多年前的古城,就是个供男人享用的妓女。而挑中我、嫖我的将军,会把如利剑、鉅大的阳具插入我的肉穴,兴奋无比地奸淫。直到他像座爆发的火山、喷洒出熔岩,将我盛满、淹沒┅┅
?????xxxxx????xxxxxxx????xxxxx
??沈溺于罗马帝国史的荒淫中,我脑子浑浑噩噩、煳里煳涂的被阿弗瑞多抱到妓院的淫床上。从搁在那儿手电筒的亮光照射下,我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仰卧榻上,衬衫敞着、裸露胸膊;阳具从裤裆松开的中央,高举直立!
??而我自己,正跨蹲在他身体上方∶薄衫扣钮全被解开,胸前的奶罩也脱了鈎、分垮到两旁,使双乳暴露在潮湿、沁凉的空气中;对照着银灰色的紧身长裤,腰扣虽解、却未退掉,在蹲姿下,仍紧紧裹住我的屁股与大腿、匝得透不过气。但最难受的,还是下体内部,整个阴户如一盆炭炉、熊熊的烈焰中烧;令我欲火焚身、行将爆炸般,不断摇头、甩发,同时喘出尖细的声音。
??我这种正对男人的蹲姿,虽然已在许多情夫、奸夫面前呈现过无数次,但总是两人光了身子以后,才有脸作得出;从未曾裤子还沒脱,就让男人正眼瞧的。尤其、由我胯间溢出的淫液,一定早就渗过三角裤、浸湿到紧身裤上,印成大块不堪入目的水渍!幸亏古城的妓院里无灯、阿弗瑞多不可能看清楚,也瞧不见我羞得多厉害;否则,我真要丢人、丢脸死了!
??在极度难堪、却迫切如焚的当头,我只有好狼狈、也好不顾羞耻地连连引动屁股,脚踩仍未脱掉的半高跟鞋、维持蹲姿,一左一右挪步到他阳具上面;然后,像如厕般、略略提高蹲着的腿,两手将紧身裤、三角裤一并剥退,露出屁股、绷卷进膝弯;才让自已缓缓蹲低,直到湿淋淋、火烫的阴户,触到阿弗瑞多挺翘到肚子上方的大肉捧。
??「啊~!!┅┅」禁不住同时大叹出声,浑身颤抖。
??「嗯,小美人,你好湿喔!」阿弗瑞多带笑声的评语,令我再度感到羞却。
??「嗯~~不来了啦!你┅盡笑人家┅」我手撑膝头、摇动屁股,嗔着回应。
??「罗马帝国大将军夸 你,你还不爱吗?┅」反问时,他的手伸到我臀间。
??“啊,天哪!┅罗马帝国大将军的手!┅求你┅就饶了我、饶了我吧!┅”
??可我喊不出声音。原来,那只魔手己在我盡湿的肉摺、肉缝间,巧妙地玩弄起来。指尖勾、拨、挑扫滑熘熘的阴蒂、唇瓣,扣刮、按压会阴的肉棱;更不时摸索我的鼠蹊部,在阴户外、大腿根的凹陷里又捏、又揉。惹得我像遭受火刑般,难熬到极点,全身振荡、勐甩┅┅
??「爱不爱!┅喜不喜欢?!┅说,你说!」将军命令我,我能不答吗?
??「我┅喜欢,┅我爱~啊!┅┅」同时感觉他在我两腿间逗弄阴户、屁股的魔手,愈来愈放肆、猖狂;搞得底下发出了“唧唧喳喳”的水声,更害我沒命地连连挺胸、擡肚;最后几乎维持不住蹲姿、整个上身一仰,双手急忙往后、撑在他膝上,把臀部再拱高些,好让将军的手更灵活挑逗我!
??“可是天哪,这┅那是什麽挑逗?!这魔手,简直就像是几只盘缠在我私处的蜈蚣、壁虎,在那儿爬行、蠕动;更似千百只成群的虫蚁、无数可怕的章鱼爪,钻进我潮湿不堪的洞里,黏在肉壁上不停噬咬、吮吸我细嫩的肌肤啊!”
??「好,将军就多弄弄你!┅可你得一边告诉我有多舒服,知道吗?┅」
??即使现在,我都无法形容那种感受,更何况当时的自己!我只知道不停摇头、嘶喊,阵阵夹挤臀瓣、肛门,振甩屁股、收缩阴道;彷佛只有这样,才能厄住虫蚁的侵犯、驻蚀,才能制止它们钻入更深。但同时,却又极其渴望一条更粗、更长的巨蟒,窜爬进阴道,占据、塞满我无止境的空虚!┅┅
??「小美人,別直摇头啊!┅你不说,将军会不高兴唷!┅」
??「啊!┅都┅快被搞死了!啊~~!不、不~!┅」急喊出声的当儿,一只魔爪已戳入我的臀眼,缓缓抽插起来。
??「別老是喊不嘛!┅让人以爲你还是┅张太太吗?!」
??被将军┅不,阿弗瑞多这一问,我才勐然觉醒∶原来我仍未完全解脱缚束、沒有澈底放掉自己;正因爲此,才导致我无法盡情享受性爱、和挑逗的乐趣呀!
??我摇头摇得更凶、屁股甩得更剧烈,也更大声喊出了∶
??「No~!No,我不是、我┅不是张太太!┅也更不要做┅张太太了!┅」
??正如在硅谷心理医师那儿作完好几次「分析」,终于发现∶原来我要的,只是我自己;一个完全自由自在、充分享受人生、体会快乐的女人!像个在恋爱中、性高潮里,能忘我放掉自己,的自己呀!?
??唉!题外话不多说,言归正传吧!。
?????xxxxx????xxxxxxx????xxxxx
??千年前罗马古城妓院的淫榻上,我被俊美、强壮的男导游一只魔手弄得有如灵魂出壳,魂飞魄散、忘形地叫喊∶“我不是张太太!┅也不要做张太太了!”
??「对啦,这才是我可爱的小美人!┅告诉将军,屁眼里什麽滋味儿呀?」
??「喔~,将军~!我里面┅舒服┅好舒服┅啊!」我随着手指抽插而喊。
??但肛门松紧夹匝、屁股荡漾扭摆的节奏,却令我阴道里的空虚愈来愈难耐、愈来愈渴望被插入、填满。终于再也忍不住的嗲声求道∶
??「喔哦~将军!┅人家┅需要得┅快┅受不了了!┅求你┅┅」
????说着,我奋力挺腰维持蹲姿平衡,一手捉住屁股底下、他又硬又大的热捧;扶着它,使那颗沾满我淫液滴下而盡湿的大龟头恰恰抵在阴户洞口。
??「┅让我┅坐下、套到┅鸡巴上;求你的宝贝┅宝剑┅插进洞洞!┅」
??「好,小美人,请坐!」
??「啊!┅哦~呜~~啊!┅天哪!┅你┅好大、好大啊~!┅」
??像一直被悬吊的身子突然获得支撑,我两腿无力、让全身的重量落了下去。刹时,龟头似庞然巨物将阴穴肉圈挣到极限;随着肉球勐烈闯入,蟒蛇般粗大的肉茎塞进阴道┅┅瞬间的感觉,就像被长矛由胯下插入、刺穿全身,倒戳进喉咙、又几乎从口里捅出来似的!┅┅
??“啊~!死了!┅被撑死、插死了!”
??但更怪异的,却是出现在脑海中凄厉、可怕的景象与念头∶
????在沙场上,饶勇善战、出生入死,远征四方的罗马将士,造就了横跨欧亚非三洲的雄伟帝国;也留下千里烽烟、尸陈遍野、血流成河的惨况。而历经涂炭的百万生灵、屈服铁蹄下的贱民,只要保住性命,就谢天谢地了,还有谁胆敢期望被嗜血如狂的军官、杀戮成性的战士们善待呢?┅┅
??在极权武力的威胁下,罗马人沒把你仅有的家産充公、杀你兄弟子侄、再将妻女奸淫至死,已算客气了;而身爲女人的你、一个从遥远东方飘泊异域的嬴弱女子,居然有幸被他们看上姿色、要享用享用,如果还不识好歹,赶快献上自己、讨男人们欢心;那就未免太不知福了!┅┅
??“天哪!难道我看古装片、读历史小说,太入迷了,才有那种想法?┅┅
??“┅┅还是我┅早已时空错置,一变而爲两千年前罗马古城窑子里的妓女,心甘情愿献上身子,供威武的战士们享用?还认命地觉得自己被千人 、万人捅,任他们在肉体上驰骋、肆意销魂,也都是该的呢?!┅┅
??“是呀、正是呀!┅┅十六岁不到就嫁进的商贾人家遭马其顿人灭门残杀、仓皇逃命以来,我屡次被收留、被虏掠的经历,无一不是因爲男人见我稍具姿色,就占爲己有、肆意享用的吗?┅┅十年兵荒马乱中,我目睹、看盡战争的血腥与残酷,也体会出∶一个女子不过是件男人所拥有、所使用的东西罢了!她得到男人赏爱、怜惜、进一步被他把玩、享受,和她遭人抢夺、强占之后,再于暴力奸污、以淫虐方式蹂躏;其实并无太大的差別!┅┅
??“┅还不都是将女体狎玩到不胜负荷、不堪折磨后,再把她的身子当作盛装阳具的容器、使男性生殖器畅快、舒服的东西吗?┅┅
??“即使男人爲了财富、权力、和面子问题,赤裸裸的彼此相残、斗争,一旦赢得胜利,却照样要脱光衣服、在赤裸裸的女体上泄了欲,才感到爽!┅┅那,我们作女人的,爲什麽不凭着姿色,也从自己的身体、和男性生殖器上泄泄欲、爽快、舒服一下呢!┅┅再说,乱世中,人命不过是蛆蚁,连豕狗都不如,既然我们无力向男人争权、夺利,又何苦计较什麽虚僞的道德廉耻、和面子问题呢?┅┅不如干脆点、也及时享受一切能满足自己的乐趣吧!┅┅
??“啊,原来是这麽回事!┅┅难怪,难怪每一只戳进身子的阳具,都会令我痴醉如狂;在口腔、阴道、臀眼里抽插的肉棒,都能 得我欲仙欲死!而我愈是放浪形骸,男人也愈得意洋洋,甚至还因爲他满足了征服欲,更加爱怜我哩!”?
??想着时,我整个身子套住阳具、上下起落,屁股压在他的蛋蛋上、旋磨┅┅
??「啊~,小美人呀!┅你身子这样包住我,在上面滑熘熘滑、扭来扭去的,我舒服极了!」将军夸贊我,同时振腰、引臀往上沖刺。
??我从磙动不止的电筒,照到淫榻 边的光亮里,看见壁画中和我一样姿势的女人,阴户紧套在下方男人的巨棒上;她脸上布满痴狂的表情,宛如正对我欢愉无比地叹着∶“啊~!┅鸡巴好大┅┅插得我好美、好舒服啊!┅┅”
??「啊~!是啊!┅大将军┅你好强悍、好神勇喔!你那根┅权威柄、挥麾仗好大┅又好粗,插得我┅好美、好舒服喔~!!┅┅」我禁不住高喊出声。?????「嗨!┅嘿!┅嗨!┅嘿!!┅┅」将军热烈向上沖刺、阵阵喘吼。
??「啊~!┅喔呜~!啊!┅呜~~!!」我激动地全身腾甩,连续呻吟。
??高潮袭卷而来,如海啸、地震;而我殷切等待维苏威火山爆发,溶岩四溢、灰飞烟沒古城里的一切。
??沒命了般,我放声喊着∶「啊~~!将军,喷出来吧,将军!统统┅射给我,把我淹死┅烫死吧!!┅┅」
??壁画中睁大眼睛、张圆了嘴的女人,像镜子里我的幽灵般,也那麽叫喊。
?????xxxxx????xxxxxxx????xxxxx
??可是,直到我匍伏蹲着、上身趴在他胸前喘完高潮的馀气,阿弗瑞多的阳具仍未喷出精来。它还是那麽硬梆梆的,深深埋在持续痉挛、不停收缩的阴道里;引得我阵阵娇声呓唤∶
??「你┅好棒喔!┅好厉害、好伟大的┅鸡巴将军!┅我┅爱死你了!」
??阿弗瑞多这才执住我两臂、扶起上身,一边掌揉乳房、轻捏奶头,边说∶
??「嗯,你确是┅满讨将军喜欢的小美人儿!┅来,再多扭一会儿屁股,让我爽快爽快了,赏你根大香肠吃!┅┅」
??黑暗中虽然看不见他的脸,可是想像中的罗马大将军挂着满足的笑,得意的表情也一定写在他英俊潇洒的面孔上,令我忍不住更想吻他、告诉他自己好愿意爲他做任何事,只要他爱的、喜欢的,我这小女子都心甘情愿。
??于是,他执着电筒,照亮我在淫榻上爲他扭屁股、吸鸡巴的媚态;最后,他像决战英雄般、大喊着喷浆的兴奋,我同时感觉他两手狂捏我的臀瓣、手指插入肛门、迅速抽插;又禁不住高潮了好一阵,更狠命吮吸肉棒,一古脑、一古脑的吞咽射进我口中的浓热白浆┅┅
?????xxxxx????xxxxxxx????xxxxx
??但这并不是我在庞贝古城最难忘的经历。
??因爲从妓院的淫榻完事后起身,我们在暗中整理衣裳、准备离开时,正是我最擡不起头的一刻;我不但不敢睁眼看他,心里更爲自己的所作所爲,感到羞惭、后悔,几到无地自容的地步。我觉得自己真是┅不要脸到极点了!
??多次环球旅游,我心中最瞧不起的,就是美国来的、有钱的中年太太们了!那些富婆,名爲观光渡假,其实真正目的,却是凭皮包鼓鼓、满盛可供肆意挥霍的美钞,在各地勾引年轻俊男;与他们寻欢作乐、满足无耻的肉欲;享盡了乐子,就挥挥手、拍屁股走人。老实讲,她们跟帝国主义的大男人,以征服者姿态、周游世界,在各处奸淫嫖妓、玩弄当地的异国女子,又有什麽两样呢!?
??“可是我,我怎麽也会跟她们一样呢!?┅那麽龌龊、那麽令人不齿的行径,是打死我、也做不出的啊!┅不!┅我不是!┅我真的不是那种女人啊!┅”
??这时,黑暗的淫榻边,阿弗瑞多温柔地提起我的手、吻在手背上,说∶
??「张太太,我真喜欢你!┅你知道吗?┅昨天一见到你,就被你优雅、美丽的风姿吸引住,直到夜晚连觉都睡不着;而今天一早,开车到饭店接你的路上,我心里都好急唷!」
??我好感动,感动得眼泪都快掉下。原来,他早就要我了!那岂不也证明了我并沒勾引他?、更不是自己最瞧不起的那种女人吗?!
??我立刻欣喜若狂、巴住阿弗瑞多,献上热吻。同时感觉自己早已不再害怕、也不害羞了!我赖在肌肉凹凸分明的胸膛上,感受健壮的臂膀环绕腰肢、大手掌捧在我屁股底下;心里真快乐极了,忍不住又挺动起小肚子、 磨他的男性象徵,更把嘴唇附上他耳边、嗲声轻诉∶
??「那,宝贝!┅人家现在也好急┅┅不过,是想┅尿尿耶!┅┅」
??「哦~!┅就快来吧!」拉拄我手,想快步赶往妓院外的公厕。
??可是阴天的雨仍未停止,我们又沒带雨具进来;他见我立在屋檐下、站也站不稳,一左、一右两腿互搓、摇着屁股想忍住尿的模样,便摇了摇头、领我折回古迹内的澡堂和浴厕,让我脱下紧身裤,瞧着我蹲在两千多年前的便槽上,洒出大泡尿来┅┅
??他笑道∶「啊!真美,连洒尿的样子都那麽诱人!┅明天我们到帕叶斯顿、看完希腊神殿,一定得再亲眼多瞧几次┅你如厕的风姿喔!┅┅」
??我相信阿弗瑞多在暗中可能看不见我脸上的绯红,但真正令我羞惭的,却是自己抖抖臀、甩掉尿滴,一面找出手纸擦屁股、一面对他说的∶
??「可是,宝贝~!┅我己经等不及明天┅看希腊古庙,就想要┅跟你上旅馆、开房间了耶!┅┅」
?????xxxxx????xxxxxxx????xxxxx
??沒错,第二天,阿弗瑞多领我匆匆逛完希腊神殿,就赶往附近的一家小旅馆,在简朴无华、却能遥望古希腊庙石柱、残垣的房间里,两人如热恋中的情侣,痛快淋漓享受了更多、更蚀骨销魂的性爱。
??那才是我在意大利旅游时,最难忘的经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